苹果彩票快乐时时彩开奖直播

  真够倒霉的,课还没上就欠了学生的钱......

  没法子,我只能硬着头皮走回教室。

  在门口,我偷偷探头瞧了瞧,发现四十几双眼睛全向我瞄过来,其中自然有赢我钱的那两双......

  一惊之下,我又把头缩了回去,教室里传来叫人发窘的笑声。

  唉......为了月底的薪水,龙潭虎穴也得闯!于是我豁出去了,大踏步走上了讲台。

  可能鉴于我的威严,学生们当场发起呆来,整个教室安静得叫人发窘。

  我该说些什么呢?我记得以前当学生的时候老师总是口若悬河,而我却从没记住都说过些什么......

  四十几个学生和我对看了半天,我还是没能想出话来说。

  台下开始叽叽喳喳起来,一个女学生忍不住站起来问我:“请问,你......你是老师吗?”

  有人打开话匣子,这再好不过了,我赌气道:“废话,不是老师我来这干嘛?”

  接着我就开始有点口若悬河了:“大家伙听好了,我是你们的德育老师,今天天气有点凉,谁要没多穿衣服赶紧回家添去!”

  课堂活跃起来,小女生们开始色迷迷地盯着我看,而刚才赢我钱的那两个小子早吓得面如土色,在座位上发着抖。

  虽然现在我的阶层要比他们高一个级别,但我毕竟不是无赖,于是我对他们说:“刚才打牌输了你们八毛钱,等我发工资了一定还!”

  两个小男生脸红红的,其中一个说:“老师对不起,以后我们不打牌就是了......赌博不好......”

  我并不觉得打牌有什么不好,我说:“不好吗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  小男生脸更红了,支支吾吾:“老师,我知道错了......”

  学生们似乎很喜欢认错,我也不再争辩。

  我问他们都喜欢谈什么话题,没人回答。于是我就说一些我喜欢的话题。

  我告诉他们我在读书的时候非常喜欢揪女同学的辫子,还跟他们探讨要怎么揪才好玩。

  一堂课上完,学生们都说“老师我们爱死你了!”

  放学的时候,有一大群女生争着要请我吃冰淇淋,我来者不拒,一口气干掉了一打。

  结果回家后闹肚子,上吐下泻,苦不堪言......

  原来,当老师还真不是件轻松的事。

  小护士打电话来听说我病了,乐得跟什么似的,大叫:“好啊好啊!!快来住院吧!!!”

()